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切换风格

默认城市 粉色心情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加州 薰衣草 绿野仙踪 白云 花卉 晚霞 雪山 龙珠 伦敦 星空
回复 0

500

主题

533

帖子

406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066667
众筹一家咖啡馆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6-24 10:08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俩孩子在屋里踢球。

那种很硬的球,恰好砸到我小腿骨上了,特疼……

我接着朝他们俩吼了一句,都消停了,但是不服气,嘟囔着什么。

按过去的习惯,我非要拉过来教训教训,要告诉他们为什么不能在屋子里踢球,现在我只是发句火,就翻过去了,接着他们又开始踢了。

孩子哭的时候,我们发火的时候,把孩子拎过来教育一顿有用吗?

没用,因为他处于对抗模式,是听不进去任何话的。

胡律师纠正过我,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。

胡律师说:“教育孩子的核心不是你说了什么,而是他听了什么,要在他愿意听的时候去教育。孩子做错事的时候,不要去干涉他,应该等心平气和的时候,跟孩子谈心的时候,把你的想法讲给他听,他就懂了,这就是教育的艺术。”

有道理不?

有!

对于孩子早恋,我是持中立态度的,不明确支持,不明确反对,我觉得他经历越多,越理性,当他谈过100次恋爱的时候,他比一般男生更懂女生,为什么?

你开过100款车,你选车是不是更理性了?

跟小朋友的矛盾,我也不干涉,他们有他们的解决办法,大人一干涉,性质变了。

读书不认真?

我也不干涉。

把女生的桌子给藏到男厕所里了,这个我要干涉,为什么呢?

性质变了,里面有恶意了,有坏的成分了。

接受叛逆,不代表一味的纵容,而是要甄别,只要是“使坏”了,就要及时地纠正,心平气和地、有说有笑地跟他谈一次。

他就懂了。

不要打,也不要骂,否则他立刻启动了对抗模式,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,因为他压根就不认可你。

我鼓励的叛逆,是带有正能量的叛逆。

例如,几个小伙伴去野炊,这个我鼓励。

例如,几个小伙伴去看TFBOYS的演唱会,这个我也支持。

我加了几个家庭教育群,天天都有专家在里面谈教育,我总忍不住想问一个问题:教育成功的标准是什么?

大家转发的文章无非就是高考状元的学习方法之类的。

我的疑惑是:高考状元就可以贴上成功的标签了?教育专家的孩子就一定是成功的?家庭教育到底是不是伪命题?一个农村妇女精通家庭教育是否可以培养出天才?

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。

我为什么要纵容孩子?

因为,我知道他本质不坏,这是一切的前提,他不会偷,不会抢,所以我才没有过多的约束他,他就是表面叛逆一点而已。

若是我收养的流浪儿童呢?

那么,我就要谨慎对待了,甚至要体罚他,否则他不长记性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部韩国电影,《熔炉》,怎么管教那些福利院的孩子?往死里打,不打他们是不会听话的,换我们去当校长?也会这么干的。

为什么?

不打,不听话。

你跟他们讲道理?

没用!

很多人没去过青藏高原,总是想去捐献爱心……

去了,你就伤心了,那些孩子跟土匪没啥区别,要还算文明的,有的直接抢,你跟他们讲道理有用吗?

没用!

群体属性决定了教育方法,农村老师为什么要打孩子?不打不听话,由群体决定的,社会是有阶层的,孩子也是,虽然我们不愿意承认,却是事实。

绅士的孩子从小也绅士。

我们的娃,从小就土。

我问过牛哥怎么看待孩子教育这个问题?

牛哥说:“不应该谈家庭教育,而是应该谈教育规划,因为大家谈的家庭教育是指性格、修养,这些其实都不是教育出来的,而是你创造的环境给予他的,环境不变的前提下,他不会有大的变化。”

牛哥认为应该规划什么呢?

规划一个饭碗。应该为孩子做个饭碗,能吃一辈子的。牛哥让孩子学的国画、书法,意思是哪怕流浪在欧洲街头,也可以有饭吃,而且这个核心竞争力是很强的,因为是童子功。

牛哥家儿子喜欢静,能待住,我儿子喜欢动,待不住,但是通过我儿子画画,我觉得他特别适合创作,他想的跟别人不一样,虽然我更希望他朝写作方向发展,但是我不能强迫他,只是慢慢地引导,他若是喜欢,我就重点培养,例如我可以带他挨着拜访这些知名作家,从小就接受这种气场的熏陶。

若是他只喜欢拉小提琴呢?

那我就重点培养这个。

若是什么也不行?

那也不行,我就是强迫,也要给他一个饭碗,哪怕你街头卖艺,我也希望你是那个穿着西装拉着提琴的人,就如同我在圣彼得堡遇到卖唱的,全是西装,一开嗓就是帕瓦罗蒂,他们都是音乐学院的教授,这是我遇到最儒雅的乞讨者……

我让儿子从小写微博,每天都写,只要他能跟我一样持久,等他到我这个年龄的时候,已经有王思聪的人气了,而且他越写越能深入思考。但是属于我的天赋未必属于他,就跟胡律师说的一样,要让孩子自己甄别出自己的天赋,做父母的再重点培养,不要急于下结论。

规划一项运动。牛哥让孩子学的是网球,以后社交必然会用到,有些朋友教孩子打高尔夫,我想让孩子学打羽毛球。

牛哥对孩子的这些规划都是每周1+1,例如别的小朋友每周是1小时,他就要求上两节课,例如1小时加40分钟,单独给老师钱,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牛哥说:“孩子比同学要优秀这40分钟,那么他会特别自信,因为他属于佼佼者,差距就是在这40分钟里产生的。”

规划一个态度。什么态度呢?就是人生态度,其实这个不是刻意培养的,而是自然而然产生的,例如带着孩子去参加一些宴会,带着孩子旅行,要给孩子一个健康和谐的家庭,那么孩子的人生态度自然出不了问题,因为他是个幸福的孩子。

规划一个台阶。要给孩子创造足够好的基础,例如带他看看世界,送他去国外读书,为他嫁接人脉资源。

牛哥退休了,为什么要再次创业呢?

他说:“我现在做的事,是准备干十年以上,在重点结交90后这一批人,因为等孩子毕业了,正好把这些资源嫁接给孩子。”

这个,我压根就没思考过。

我在想,假如我一直写,一直写到儿子大学毕业,他需要啥资源我都可以提供,说得再简单一点,王思聪现在每天打交道的人,都是我们无法触及的人群。

这就是台阶造成的人生差异。

这一切的前提,除了用心,还要有钱。

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最后一个场景,就是那群调皮捣蛋的孩子都发达了,为什么发达了?若是这群孩子生在农村呢?

生在农村,就遵循父辈的轨迹了。

他们发达的原因是他们是大院里的孩子。

在柬埔寨,坐船时,有个童工水手,特别的熟练,感觉跟我儿子差不多大,特别特别的瘦,应该是吃不饱的缘故。

他挨着给每个人敲背。

我给了他5美金,意思是让他不用敲了……

导游说:“要敲,不要教孩子学会不劳而获。”

他给我敲的时候,感觉他力气好足,比足疗店里的小姑娘还有力气,身上肌肉特别结实,我好奇地问:“这孩子不读书吗?将来干什么呢?”

导游说:“看到那个开船的没?将来,他就是那个开船的,就这么一代又一代。”

这个童工水手给我印象还是蛮好的,他要给山西的小队友敲背的时候,队友妈妈拒绝了,心疼。

我说:“应该让他敲一敲,感受一下同龄人的天壤之别。”

沿途,我们经常遇到一群群孩子,伸手要钱,而且是妈妈带着孩子一起要,这就是母亲的价值观,孩子自然也学会了,而且从小就会撒谎,组团忽悠,他们的口头禅就是:你骗人。

几个小姑娘问我要钱。

我说:“我没带钱。”

她们几个在嘟囔:“你骗人。”

我还真没骗她们……

应社长陪我去听了一次家庭教育课,回来他总结了一句:听了一堂课就一个感觉,我们过去做的全是错的。

我觉得他这个观点挺新颖的。

他说:“家庭教育课是针对野狗写的,而家长和孩子都是笼子里的狗,总是在教孩子如何独立,如何觅食,如何团结,其实都是废话,因为我们和孩子都在笼子里,学的越多,越累,因为你痛恨自己无力改变。”

我还是赞同牛哥的做法,来点实际的,规划规划,而不是总是试图把孩子培养成一个绅士,我们就没有绅士基因,别瞎做梦了。

这几年,遇到了太多的教育大师了,又是潜能开发,又是右脑开发,又是胎教,又是早教,我就好奇,有没有精教与卵教?

因为,出发点都没搞明白,就是教育成功的标准是什么?

谁能回答这个问题?

当个省长是不是成功?若是60岁落马了,那他是成功还是失败?若是成功的,为什么写他的书叫《XXX,失败的一生》?

随他去吧!

回家的路上,有队友搭我的顺风车,谈到了孩子教育,问我?

我说:“我对这个真没研究,不过我坚持一个原则,我是我,他是他,我们彼此是独立的,说得再直白一点,我杀了他,我要坐牢,他杀了我,他要坐牢,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,我们彼此是独立的个体,孩子是社会的,我能做到的就是最大化的别给他添乱,等我年纪大了,动手术的时候,不需要为此而使他负债累累。”

他说:“董哥,我找你有点事商量,其实我最近就遇到了这个情况,急需要钱,需要快钱。”

我说:“那你跟着他们做微商的搞就是了。”

他说:“我不知道怎么搞。”

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连微信都不怎么玩,你要主动靠近他们,我是一年前认识国庆的,他当时的状况跟你现在差不多,仅仅一年的时间,他就翻过身来了,关键是培训和招商,这是个捷径,但是也是双刃剑。”

他说:“关键是我不知道选哪个分类。”

我说:“这需要你跟他们多接触,多探讨。”

他问:“怎么才能快速成名呢?”

我说:“要么,多蹦达,例如谁人气旺,就在谁下面天天回复。要么,什么聚会都参加,拼命地拉朋友。要么,靠事件,一战成名。”

他问:“做点什么事,可以一战成名呢?”

我说:“不知道你有没有逛机场商店,现在到处都是关于微信的书,要么就是关于众筹的书,我看了三本关于众筹的,一本是24小时众筹了100万,一本是首印10万册,一本是众筹了355万,其实大家现在都喜欢概念游戏。”

他问:“那我众筹个啥呢?”

我说:“众筹个咖啡馆,选在大城市,而且是微商聚集地,就以微商俱乐部的名义,你要先贴老师,选一个大V当老师,然后直接送他一部分股份,股份额度跟你差不多,甚至要高一些,然后由他来推你发起众筹,就是说这个事表面上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。”

他问:“能行吗?”

我说:“有些事不是谁牛谁干,而是谁干谁牛,让做微商的拿出1万元创办一家咖啡馆,他们很开心,何况大V也参加,大家就是希望跟大V做朋友,懂吗?筹备100万左右。”

他说:“不够。”

我说:“知道,然后你选择废弃的工厂或者偏远的郊区,就如同我们去参观的庙山小院,就是在山上租了套民房,也没做过什么装修,非常有感觉。”

他说:“偏远就注定了没客人。”

我说:“有没有客人并不重要。”

他问:“为什么?”

我说:“因为你需要的是一战成名,需要的是事件,这个事只要成了,你自然就成了这100人的头,咖啡馆的好坏不是以地理位置来判断的,而是以利润来判断的,靠卖咖啡?赚不了几个钱,要反着做,只做周末聚会,邀请微商做得好的来讲课,不是有100个股东嘛,他们就是最好的鼓手,会为你摇旗呐喊。”

他问:“别人为什么愿意来参加周末聚会?”

我说:“与嘉宾是谁有关,另外风格要有特色,每个人都会晒图,还争着跟你合影,很快就传播开了。”

他问:“那我可不可以众筹200万?”

我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

他问:“你觉得有难度吗?”

我说:“我做的话,最多半天就筹满了,若是你的话,可能要慢一点,因为别人要三思而后行,若是国庆或大伟搞,一周之内搞到100万也没有问题,因为他们刚从柬埔寨回来,是人气最旺的时候。(搭你车的不也是柬埔寨队友吗?)我问你一个问题,假如在微商大会上,下面有1000个人,郭俊峰安排了你半小时的演讲时间,你觉得现场会有多少人举手?”

他说:“应该很多。”

我说:“现场招满没有任何问题,我经常听人讲千人大会,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见过千人规模的会议,我不是说李阳他们这个级别的,我就说做互联网的这群人,你知道1000人是什么概念吗?需要超级会场,我们在上海搞的千人峰会,其实只有300人左右,广州搞的千人峰会在600人左右,这已经是当时最高级别了,而现在微商动辄就过千人,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千人,这个是真厉害,大趋势。”

他问:“成败的关键是什么?”

我说:“老师是否愿意成就你,当然要看你个人表现了。”

他问:“你要是搞的话,会搞什么主题?”

我说:“会搞阅读主题,因为书店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事业,大家都愿意添把柴,而且只做签名书,因为普通书一旦压下货就坏了,而签名书恰好相反,越老越值钱,假如现在有季羡林、钱钟书的签名书,还愁卖吗?唯一的运营成本就是房租和人工成本,很少,一年10万元足够了,除此之外没有额外开支,签名书一年做10万元利润简直是闹着玩,光我自己一年就能消耗12000本签名书,我每个月要送出去1000本左右,我买别人的也是买,买自己的也是买。不管书店也好,咖啡馆也好,只要是贩卖实物都不会有多大利润,一定要贩卖名人,就是周末搞讲座,我举个例子,假如我跟牛哥签一年合同,让他一年给我讲30周,我卖他讲座的门票,一张1000元,一年不会低于30万的纯利润,刨除给他的,这仅仅是一个人,牛哥又不止一个。你要是搞了咖啡馆,你喊我每周去讲一次,假如每周可以为我创造2万元利润,我坐高铁去上海拿又如何?就当出去旅游了。”

他问:“真的?”

我说:“别人之所以对你无动于衷,是因为价码不够,只要价钱到位,女明星也可以任你摆布。”

他问:“做一定有结果吗?”

我说:“失败也是一种结果。”

他问:“是民主决策还是?”

我说:“一言堂,必须你自己说了算,而且一旦赢利了,你就开始回购大家的股份,以150%左右的价格回购即可,这个利润是很可观的,为什么现在你喊别人去讲课人家不去?因为你什么都没有,就个空人而言,但是以后不同了,你是国内首家微商俱乐部的老板,你喊谁是给谁面子,明白不?”

他说:“对。”

我说:“培训是最赚钱的,这个模式其实就是变种的培训,变大聚会为小聚会,变单讲师为多讲师。”

他问:“别人没有做的吗?”

我说: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但是也有轰然倒下的可能。”

他问:“为什么会倒下?”

我说:“若是你单纯的靠卖咖啡,火一段时间,自然就不火了,因为你的咖啡不可能比星巴客好喝,谁还会去呢?没有生意了,就没有利润了,没有利润了,股东就看不到希望了,他们就有意见了,就觉得你决策有问题,然后就想弹劾你。”

他问:“你见过类似的咖啡馆吗?”

我说:“在众筹这个概念出来以前,阿俊姐做过一家55人咖啡馆,在八大关景区开的,直接是改造的别墅,所以对于众筹这个概念我并不陌生。阿俊姐总是提倡民主这个概念,就是大家轮流坐庄,其实这是很危险的,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老板,另外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,不愿意开股东会,也不愿意参与举手表决,慢慢就乱了套,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你独揽大权的缘故,只有独揽大权才有机会,而且要慢慢地回购股份,掌握实际控制权,投资咖啡馆的人是什么心理?纯粹是好奇,投个万儿八千的就可以跟朋友吹牛:我在八大关有家咖啡馆,而且去消费的确可以刷脸,倍有面子。”

他问:“跟老师怎么分成?”

我说:“利润大头要给他。”

他问:“这么黑?”

我说:“你要反过来想,你有的这一切,其实都是他给你的,他就是再扶持个人起来也很容易,最关键的一点,你做这个事要不断地外联一些嘉宾,你跟嘉宾是对不上话的,必须要靠老师出面帮你联系。”

他说:“对。”

我说:“你做众筹这个事,其实只有三个目的:第一、一战成名。第二、有100万,你手里有100万的时候,你就是100万的眼界,虽然这个钱不是你的,但是在你口袋里,就是你的。第三、优化自己的圈子,从而让自己上了一个新的台阶,因为它会给你一个全新的标签。”

他问:“上次你说的每天走10公里的那个事,能做吗?”

我说:“不能做了,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走,你再做已经没有优势了,除非一年以后你还在走,这个热潮我觉得会持续三个月,那时大家就消停了,他们若是真有这个毅力,不会今天才开始走,就是热闹一下而已,不过话反过来说,即便是三个月以后你还在坚持,大家也已经不再佩服了,因为热潮过了,就如同你现在跟大家谈抢车位排名是一个道理,这是我们N年前玩的游戏。”

他问:“有没有人能坚持下来?”

我说:“全天候不缺勤,我觉得很少很少,凤毛麟角。”

他问:“会火吗?”

我说:“火不了了。”

他说:“当时你说会火。”

我说:“如果这个事,我第一次建议大伟做的时候,他坚持下来会真火,但是他坚持不下来,后来多多姐说要做,我怕她坚持不下来,于是我给她做个表率,结果起了相反的作用,我给她带去了无数的竞争对手。”

他问:“多多姐是全勤吗?”

我说:“基本是,目前应该只有在新泰那天没完成。”

他说:“稍纵即逝啊。”

我说:“祥子搞跑车环驾中国,他再熬上两个月,就没机会了,因为别人肯定就跳出来搞众筹出发了,机会是抢出来的,就跟古永锵说的一样,机会有三分把握就应该干,而不应该等到有七八分的时候再干。”

他问:“大家咋都想搞事件?”

我说:“非事件不能成名,按部就班谁能熬得起?如果我告诉你写日记能成名,但是要6年以后,你能坚持下来吗?我们已经不是孩子了,没有这个耐心了,我们只能接受立竿见影。”

他问:“卖名人是不是很好的项目?”

我说:“是很好的项目,但是名人不喜欢太直接,例如我说大家来我家玩吧,每个人1万元,我自己不好意思,你们也觉得我利欲熏心,假如我说带着大家去美国,每个人给我1万元的出场费,大家乐意去,我也乐意去,为什么说搞环驾搞俱乐部搞登山?其实都是给嘉宾找的借口而已,就是赚钱的借口,不管干什么,最吸引人的永远是嘉宾,其它的噱头都不值钱,哪怕你的咖啡馆是在窑洞里,但是嘉宾是马云,大家需要从太原开车6小时才能到达,每个人要交10万元的听课费,大家满意度依然是200%,每个人回来的时候都大呼过瘾。”

他问:“我的疑惑点就是怎么搞定这些嘉宾?”

我说:“其实我讲得很明确了,每个人都有价码,例如你是一个少女,很保守,但是你遇到了混混,要求你露出胸就放过你,你露不露?”

他说:“这个我不知道。”

我说:“有个电影,《被人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,最初松子是个音乐老师,她有个学生偷了商店的钱,她主动去找商店老板承认是自己偷的钱,并且愿意赔偿,一个渣男提出:老师,给我看看你的胸就放过你。//她接着把上衣撩上去了。不要觉得她多么的开放,其实她是个相当保守的人。”

他说:“总觉得那些嘉宾都不缺钱。”

我说:“不缺钱,大家就不会蹦达来蹦达去,毕福剑为什么给人主持婚礼?你只有迈过了这个槛才是一切的开始。”

他说:“那我众筹一下?”

我说:“要快,一旦有第二个、第三个人知道了这个事,机会就不再属于你了。”

机会来了,未必能抓住,就如同送你一张范冰冰的脸,你也成不了今天的范冰冰,充其量会成为东莞的花魁罢了。

拼的不是外在的,而是内在的,犹豫间,我们失去了一次又一次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疯传商学院   reg_button_title

GMT+8, 2019-11-14 01:45 , Processed in 0.135858 second(s), 42 queries .

Powered by 疯传商学院 X3.2

© 2015-2018 公钰铭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