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切换风格

默认城市 粉色心情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加州 薰衣草 绿野仙踪 白云 花卉 晚霞 雪山 龙珠 伦敦 星空
回复 0

500

主题

533

帖子

406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066667
66号公路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6-1 12:1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1年,青大EMBA组织自驾66号公路。
1971273_133623018_2.jpg
老宋问我:“有兴趣去美国不?”

我说:“有,但没钱。”

他说:“你要是想去,我就帮你报上名,钱的问题,你不用操心。”

我说:“那多不好意思,另外你们同学聚会,我去了,会不会不和谐?”

他说:“不会,每个人都可以带一个朋友。”

老宋是做废品回收的,主要回收轮胎,据说山东有一半的旧轮胎卖给了他,他再进行二次加工,把轮胎里的钢丝分离出来,把轮胎熔化……

别看老宋是收破烂的,一年利润300多万。

自从上了EMBA,老宋就不淡定了,整天喊着要全国招商加盟,做成收破烂的品牌。

我说:“卖破烂,谁在意是不是品牌?”

老宋说:“那可未必,陈光标也是收破烂的,若他不是陈光标,那些业务他能揽到吗?”

老宋要的品牌,其实只是一个谈判的砝码。

这也是老宋找我的缘故,他是希望我写写他,从而帮他招商加盟,但是我去他工厂看到浓烟滚滚,就没了推广的兴趣,哪怕给钱,我也不想写。

这次去美国的,一共15个同学,其实他们都已经非常熟悉了,该榨的资源都已经榨干了,为什么要鼓励每个人带个朋友同行呢?其实就是为了拓展资源,理论上要求必须带资源型朋友,其实大家有带家人的,也有带情人的。

主办方也喜欢这么搞,为什么呢?

这些被带来的朋友一看,哇,原来EMBA同学会资源这么丰富呀?

下学期,报名了!

我也很想读个EMBA,但是学费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,算了吧。

有美女吗?

有个P,总共只有两个80后,我和安鹃。

安鹃是黄岛的,在银座开美甲店的,她比我大两岁,未婚,她是跟着姐姐一起来的,她姐姐是做手机卖场的,据说在黄岛做得很牛B,姐姐有点胖,看样子像暴发户。

安鹃长的不错,像舒淇,很有国际范。

在队伍里,我很少说话,毕竟个个都是大佬,咱只有做服务生的份,平时吃饭我就负责看管茶壶、酒瓶,只要谁一端杯子,哪怕是抿一小口,我的茶壶接着就过去了,而且恰到好处。

当你没有话语权的时候,没人在意你说了什么,但是会看到你做了什么。

每当给他们倒水,他们都会朝我笑一笑,要么就客气一句:小董,你别麻烦了,把壶放桌子上,谁喝谁自己倒。

这是客套话。

北方,规矩太多,看一个人“礼数”如何,就看这些细节,我带过不少小兄弟,我给他们第一条建议就是:吃饭时,一定要抢到茶壶,要做到眼疾手快,不能让任何一个杯子空着。

说实话,符合我这个标准的小兄弟,很少。

为什么呢?

偶尔盯着还可以,若是时刻盯着,这需要用心……

谁会在这上面用心呢?

我们一共32个人,7辆车,其中1辆是保障车,保障车不跟我们同行,它会提前出发,安排好我们的午饭、晚饭、酒店。

这些年,我参加的旅行不下100场,但是真正能让我觉得像旅行的,就两场。

一场是66号公路自驾。

一场是跟刘克亚自驾可可西里。

为什么呢?

第一、舒服。

第二、碰撞。

多数旅行,都做成了遭罪,要么忙着赶路,要么吃不好、睡不好,而这两场旅行的共同点就是:吃住五星标准,睡个够。

每天11点才集合,为什么呢?

因为,每个人都有工作需要处理,要给他们足够的私人空间,另外要休息好,否则哪来精力进行头脑风暴?

所以,大家喊出来的高端旅行,压根就不了解高端人群的需求,他们不希望疲惫,他们希望旅行是一场享受,是舒适的、放松的。

有人会问:“那为什么企业家还喜欢爬珠峰?”

这是两个概念。

爬珠峰是为了挑战自我,不是为了旅行。

特别是跟刘克亚去可可西里,我们俩聊了一路,他提到了高端旅行的核心点有两个:一流的风景、一流的思想。

风景和思想要达到什么标准呢?

不是及格,不是满分,而是震撼!

所以,做高端旅行,一定要在三方面上下功夫:一流的服务、一流的线路、一流的队友。

当时,我正在做“旅行中国”,试图打造嘉宾旅行的高端品牌,但是一对比,我就知道自己吸引不了高端人群,因为自己压根就不是高端人群,咋可能了解他们的需求呢?

66号公路纵横美国东西,属于已经废弃的公路,N多粉丝前来自驾,要么开着老爷车,要么开着牧马人,要么开着哈雷机车,66号公路的LOGO也上升到了图腾的高度,沿途的加油站、客栈都印有66号公路,包括凯迪拉克还专门出过66号公路纪念款SUV,当时莫文蔚还来拍了一个广告片,很震撼。

很巧,我们在66号公路上遇到了越野E族车队。

组织者是一个85年的小伙子,酷爱JEEP,2008年,他跟团来自驾了一次66号公路,上瘾了,他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。

于是,他跟旅行社合作推出了这条线路。

旅行社负责签证、租车、住宿、导游。

他负责招募队友,并且由他亲自带队……

每季度推出一次。

广告发在哪?

付费,让越野E族给置顶。可是大家为什么会相信他呢?

因为,他去过,发了N多照片,而且由旅行社背书,每次16人,每个队员的毛利润不低于1万元。

高人!

而且,越往后,越好做。

因为,大家都晒游记,圈子影响圈子,主动报名的人越来越多,我在2014年还在越野E族上看到他的广告,可见他的生意一直都在持续。

不过,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了,因为意识到这个市场的人越来越多,开始进入价格战。

当时,我在想,假如这小子做拉萨行,也会很牛B,因为他有服务意识了,有品牌意识了,你去的次数越多,你的品牌影响力越大,而且一定要聚焦,就聚焦到一个点上去。

就如同“心友汇”一样,人家只做南极旅行,只服务企业家。

最初,这些企业家们还抢着当司机,毕竟第一次在美国开车,还是挺过瘾的,可是新鲜劲一过,就烦了,而且越是企业家,越不会做无用功,他们不会轻易浪费每一次机会。

车上座次每天都是调整的,目的是在20天的时间里,让大家聊个透彻。

我负责开2号车,比较简单,跟着1号车就行了,1号车司机是聘的向导。车上从来都是很热闹,热闹啥?

头脑风暴。

拿出一个案例,然后轮番批判,类似今天很流行的私人董事会,其实更多的像自我审问,例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公司很重要,认为公司离不开自己,但是当真的出来才发现,公司没有自己,照样运行,而且业绩普遍有提升。

当时,我学到了一句话:如果一个公司离了你不转,那么这个公司就应该关闭了。

作为一个企业家,工作只有两个:思考和决定。

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,认为企业家的职责是:找人、找钱。

其实,两者并不矛盾,都对!

这批队友里,有个德州的,他是开牙科诊所的,也许是上了EMBA的缘故,信念放大了,想招商加盟,还想上市……

可笑不?

这个老板姓陈,原来在人民医院做牙科医生,后来出来单干了,因为手艺不错,口碑很好,他想把这家店做成样本店,然后全国招商加盟,他说了自己的想法,无非有两个目的:

第一、希望大家能给出一些建议。

第二、希望做投资的同学能给予资金支持。

我先说结果吧,这家牙科医院去年在新三板上市了。

当时,大家也是批判他,认为他着急了,应该先把单店做到极致,从几方面下手:

第一、装修要高大上,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大品牌。

第二、技术要先进,例如引进先进的德国设备。

第三、创始人要镀金,例如去韩国留学。

第四、经营要规范化,从而具有可复制性。

第五、推广经验化,要整理出一整套的推广办法,例如电视广告、报纸广告、互联网广告。

第六、在济南、青岛开两家直营店。

前些日子,跟王锐喝酒到凌晨,谈到了新三板上市,王锐认为新三板上市不难,关键在于资源整合,当时他就提到了这家牙科诊所,不过现在已经换成了高大上的名字,叫口腔医院。

资源整合,整合的是啥?

资金、人脉、人才。

当时,听他们在车上讨论,我都想骂他一顿,妈的,想钱想疯了,一个牙科诊所还要上市?那我们家的小卖部也能上市。

回头想想,小瞧人家了。

安鹃在美甲行业待了八年,积累了大量的回头客,她一听,小诊所都有上市计划,她也想搞连锁加盟。

吃饭的时候,她坐我旁边。

我说:“姐,你别听他们瞎忽悠。”

她问:“你咋知道人家是瞎忽悠?”

我说:“看着就像一群穷鬼,装有钱人罢了。”

她说:“我姐带我来,就是想让我开阔一下思路,我的美甲店已经到了瓶颈期了,已经不会有多大的突破了,必须寻找新的出路。”

我说:“我教你,你在百姓网、58同城上发广告,比什么都好使。”

她说:“试过了,你不了解美甲这个行业,太远了,人家不愿意来,一般就是辐射周围五公里。”

吃过饭,继续上路。

轮着批判安鹃了,安鹃谈了自己的想法。

她的想法是做招商加盟,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,目的是为了搞美甲培训,变相的赚培训费。

有个大哥猜透了她的想法。

这个大哥说:“如果你想赚快钱,这个路子是对的,但是没有退路。”

安鹃问:“我和这些加盟商齐心合力把这个品牌做起来不行吗?”

大哥否定了她的这个观点:“你现阶段能招来的都是一群从来没创过业的人,他们注定了是失败的,即便有人能把店开起来,也是小概率事件。”

我听明白了。

其实给出的暗示挺明显了:如果你想做招商加盟,那么你就别想什么长远,也别想什么未来,就是为了赚加盟费,赚一把就跑。

当然,这个跑未必是真跑,只是说慢慢放弃。

安鹃问:“如果想做成品牌呢?”

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了,把教训牙科医生的话又翻出来了:

第一、你要把单店做到极致,你的手艺是不是最牛的?你是不是有相关行业的权威证书?你是不是花样最多的?你是不是装修最有特色的?你是不是服务最到位的?你是不是定位最准确的?

第二、开两家直营店,总结、整理出一整套运营手册,包括推广策略。

第三、开始招商加盟,注入资本。

私下里,安鹃问我:“你觉得如何?”

我说:“你要是按照他们说的去装修,你连装修费都赚不回来,你看看商场里做美甲的,哪有装修的高大上的,就是一张桌子而已。”

插个题外话,2014年,我推广了一个品牌,做了招商加盟,产品不错,分店也开了几百家,结果呢?

分店一年内,纷纷关门,导致总公司举步为艰。

原因是什么?

既想做婊子,又想立牌坊。

赚加盟费,你就要时刻想着跑,你又想赚加盟费,又想做品牌,咋可能呢?一个新品牌,加盟店注定了很难生存下来,除非是庆丰包子。

什么时候适合做招商加盟?

别人主动要求加盟时,而不是你求着别人加盟时!

路上,经常遇到中国大姐,年龄三四十岁,拿的多是旅游签证,在美国这边打工,做什么呢?

中医按摩。

不过,中医按摩也分三六九等。

有的,单纯是按摩。

有的,不单纯是按摩。

我问过一个大姐,中国大姐在这边做按摩的多吗?

她说:“六成吧,是说打工的!”

我心想,这个比例夸张了……

晚上,大家要去看脱衣舞,我不想去,因为我每天有两件事,风雨无阻,一是写文章,二是跑步。

那时,我每晚10公里。

安鹃没结婚,她也不去,其实她是想去,只是她姐在,她不好意思说而已,我是看够了,有啥好看的?比泰国的还好看?

我喊安鹃陪我跑步。

她胸特大,跑起来一颤一颤的。

我有意无意的总是要瞄上两眼,她就骂我臭流氓。

我说:“你应该感到自豪才对。”

她问:“你是做什么职业的?”

我说:“种地的。”

她说:“不像。”

我说:“种地的,又不写在脸上。”

她说:“宋哥说你是作家。”

我说:“的确,坐在家里。”

她说:“我觉得有一点,你特别厉害,我们出来旅游,时间这么紧凑,你还坚持每天跑步。”

我说:“你知道吗?明星每天再忙再累也要健身,因为身材是他们的饭碗。”

她说:“你又不是明星。”

我说:“我是在试图做别人的偶像,我能做到大家做不到的事,那么就会成为别人的偶像,哪怕是跑步。”

她问:“佩服你的人多吗?”

我说:“太多了,一起吃饭的时候,朋友总是介绍:他每天10公里。”

她问:“那你为什么有肚子?”

我说:“我太能吃了。”

她跑不动,我需要拽着她,后来实在跑不动了,我就陪她步行,不过手就没再松开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拉她的手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握紧,可能人在他乡,很容易寻找依赖吧,那种依赖关系是最微妙的。

做过旅行社的人都知道,旅行是最容易产生恋情的。

有人旅行,离婚了。

有人旅行,结婚了。

人在异国他乡,其实是不需要感情的,只要觉得不讨厌,那么就是好感,我顺手抱了她,她有些羞涩,没有迎合,只是跟个木偶似的,任我抱。

我把她两个手,放我脖子上。

她才搂紧。

我再动,她不让。

我怕她生气,毕竟我不知道她的底线,不能轻易挑战别人……

抱了一会,累了,分开了。

我说:“我结婚了。”

她说:“我知道。”

我问:“你咋知道的?”

她说:“他们在讨论松花粉的时候,你说你儿子用。”

我说:“说漏嘴了。”

她说:“你都当爸爸了,还不老实。”

我说:“我这够老实了,他们今晚都去风流去了,我没去。”

她说:“假正经。”

我说:“我跟一般的男人不一样,我更喜欢怦然心动的感觉,我追求的是那种恋爱感,而不是发泄什么。”

她说:“是经历多了吧?”

我说:“我很单纯。”

她问:“怎么个单纯法?”

我说:“我单纯的只喜欢女生。”

她说:“这还叫单纯啊?”

我说:“我在我们县城开家美甲店吧?”

她说:“真值得开,美甲店利润还是比较可观的,我们店一年30多万。”

我问:“纯的?”

她说:“是的。”

我说:“我今年开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,主要做高端旅行,融资开的,在来美国以前,我还是蛮有信心的,参加了这场旅行,我知道自己定位错误了,我根本没理解什么是高端,只是空喊出来了高端而已,我用的车子是捷达,你想哪个企业家愿意坐着捷达旅行?”

她说:“那就别干了。”

我说:“我现在下不了驴,因为是众人投资的。”

她说:“你把钱还给大家就是了。”

我说:“我没钱。”

她说:“跟大家说好,慢慢还。”

我说:“这次出来,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三个字:做减法,就跟刘老师(带队老师)说的一样,不管做什么事,商业模式一定要简单,赢利模式要简单,产品要简单,我要聚焦再聚焦,聚焦到写作上。”

她说:“我这次收获也特别大,过去还是太浮躁了,总觉得要全国撒网,其实自己的店还没有做到极致,还有太多需要改进的地方。”

我们的关系很微妙,是朋友?是情人?

其实,算不上朋友,更算不上情人,只是两个孤独者而已。

最后一晚,大家都喝多了,我也喝多了,早上醒来的时候,发现我搂着安鹃睡的,不过貌似啥都没发生,因为都穿着衣服,另外当时跟我一个房间的大哥晚上没回来,这个事也没人知道,只有安鹃的姐姐知道。

第二天,安鹃告诉我:“我浑身都是伤。”

我问:“咋的?”

她说:“你给掐的。”

我心想,我还有这嗜好?我咋不知道?难道是柔道了?

回来以后,我仔细想了想,还是应该聚焦到一个点上去,要么做旅行,全心全意做,只做拉萨,做成66号公路这个级别的高端旅行,做到极致,只跟高端圈子对接,但是又觉得不现实,为什么呢?

我没有谈判的砝码。

也就是刘老师(带队老师)说的:“你自己先成为自驾达人,你才能成为带队达人,就跟阿甘是一个道理,你先跑,自然有人跟你跑。而且只有你开着百万的越野车的时候,你才能感召到企业家。”

他说的,我认同,但是我做不到。

我买捷达都是读者赞助的,我上哪去搞辆陆地巡洋舰?

就如同我今天这么劝别人,我知道也白搭,因为他的困惑跟我当年一样。

我搞美国66号公路行可以不?

可以,但是我胆怯,莫名的胆怯。

想来想去,安心写文章,在这以前,我也写文章,但是写文章只是辅助工作,是用来摇旗呐喊的,是从66号公路回来以后,才当成主业的。

回来以后,我去了一趟黄岛,也许男人没钱就会很贱,我生活都有问题了,我需要别人的帮助,但是我又不知道应该问谁开口,虽然表面上粉丝无数,其实我穷的叮当响。

到了黄岛,我也没提这个事。

只是找安鹃喝酒,她也蛮开心的,我们去海边吃烧烤,手拉着手,她也不再那么拘束了……

她问:“你有没有情人?”

我说:“我是我们朋友里,唯一没有情人的。”

她说:“骗人。”

我说:“真没有,不过别人说我有。”

她问:“股份你退了吗?”

我说:“还没有。”

她问:“差多少钱?”

我说:“不用,我慢慢还就行了。”

她说:“算我借你的,在我能力范围内,我帮你。”

我说:“真不用。”

她说:“你客气啥?”

我问:“万一我跑了呢?”

她说:“我认了。”

我说:“还有12万的缺口,不过我有两个域名,能值20多万,我抵押在你这里。”

她说:“不用。”

其实,我只有7万元的缺口,剩余的5万元就当生活费了。

男人,一旦吃定了一个女人,就很容易把女人当软柿子,即便有钱了,也不想还,总觉得女人的钱也是自己的。

有一段时间,朋友纷纷要二胎,有的是媳妇生的,有的是情人生的,我也蠢蠢欲动,我去找安鹃。

我问:“你想要孩子吗?”

她说:“想。”

我问:“你在乎名分吗?”

她说:“以前特别在意,认识你以后,觉得很多东西都被颠覆了,我现在变得自己都觉得很陌生,对这些东西已经不在意了。”

我问:“敢生吗?”

她说:“我去美国生。”

我问:“你不怕孩子没爸爸?”

她说:“我自己养大。”

我说:“我还真想跟你生个,但是我不能让你生,因为我知道女人生孩子多么不容易,若是男人不在自己的身边,会恨死的,我只是做个民意调查。”

她说:“女人一旦爱了,就会奋不顾身的。”

我说:“我写过一篇文章,小三才是真爱,被无数人骂。”

她说:“在这之前,我也会骂,但是现在,我很理解,的确如此。”

后来,我去文学院读书,学的是《金瓶梅》,您别笑,这是中国通俗小说里的老大,也是最应该入选四大名著的,古代文学里唯一能与其相提并论的只有《红楼梦》,因为《金瓶梅》是创作,是小说,而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都是整理的民间传说。

我读《金瓶梅》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

每个女人,都可能爱上有妇之夫,而且会不在意做几房,前提是这个男人足够优秀,就如同杨子追黄圣依,一追就能拿下,你可以骂黄圣依是骚货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假设,假如杨子追你呢?你会拒绝吗?

其实,不用杨子,你上司追你,都能轻松拿下。

人是没有底线的,骨气是建立在假设的前提下,例如我们提到著名采访人XX,大家说她骚,见一个睡一个。

但是,却没有思考一个问题,她采访的,哪个不是偶像级的?

偶像要陪你睡觉,你会拒绝吗?

会,因为你知道偶像不会找你的!

后来,安鹃跟了谁?

牙科医生,比她整整大15岁, 应该也没领证,只是搬到一起住了,他们俩走到一起,我还是蛮意外的。

我愤愤不平,总觉得自己的人被别人抢走了。

我去找安鹃。

安鹃不像以前那么热情了。

我哀求,不求拥抱,不求亲嘴,不求生娃,只求回到过去,做好朋友。

她也不想了。

我说:“那我以后,还能来找你吗?”

她说:“好好对飞扬吧!”

后来,她主动找过我一次,问我手里宽裕不。

我懂了,急忙把钱还给了她。

我在想,难道就这么失去了?我心有不甘呀?!

感情,是个很微妙的东西,看似是公平的,其实一点都不公平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感情是纯洁的,不含任何杂质的,其实我们每个人的感情都是趋利性的,就如同古代皇帝想娶谁,谁又会拒绝呢?

他拥有被天下所有女人爱的资格……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疯传商学院   reg_button_title

GMT+8, 2019-11-14 02:10 , Processed in 0.126003 second(s), 40 queries .

Powered by 疯传商学院 X3.2

© 2015-2018 公钰铭

返回顶部